「有你們大家,才有佛光山!」514日在佛光山藏經樓宗祖殿登場的「話說佛光山」分享會上,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誠摯感謝所有信徒的護持,共創50年人間佛教弘法奇跡;並親自為對佛光山勞苦功高人士頒贈感謝狀、披掛彩帶,用具體行動表達對他們的感念,「吃果子拜樹頭」的不忘本情懷,讓別開生面的「慶生會」格外溫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「不只看今日的金碧輝煌、雕樑畫棟,更要回顧50年來的披荊斬棘。」星雲大師強調,許多默默耕耘的「小人物」,才是佛光山開山至今的重要功臣:像山上的木造工程,始終由同一個家族團隊承擔,父子攜手,50年未變,殊為難得;另有一位失聰者,在山上煮飯50年,10分鐘內可以煮出供養千人的飯食。他們都是值得感謝、表彰的「功德主」。

        念佛光山叢林大學前,我一心只想找一位阿羅漢,拜他當老師,到台灣時,懵懵懂懂、四處拜訪尋師,搞了半天,也拜不到什麼阿羅漢。我想讀書、想修行,後來佛光山招募學生,我又沒錢,有法師說「出家讀……就不用花錢」,我就去報考了;那個時候的我,程度是有些障礙,大師慈悲讓我順利就讀。看來,雖然沒有機會拜到什麼阿羅漢,卻讓我拜到大師這一位大菩薩、活佛,也滿划算的。
        就讀時,大師一舉一動、一言一行,融到我學佛的記憶中。出家前,我也曾四處參訪、到處掛單,只是學一些規矩,但跟著大師這段時間,卻是不同。可以說,大師的引導是實用而入世,叢林大學點點滴滴的學習,對我影響深遠,我現在的做法都受到當時啟發,是不謀而合的,大師以教育跟弘法為傳承,受大師薰陶影響,我是以修行跟弘法為志。

        走進南京博物院藝術館的大門,斗大的「不要看我的字,請看我的心」映入眼簾,嘉賓與民眾帶著雀躍心情進館參觀,細心閱讀星雲大師書寫的「一筆字」智慧法語。

        426日,天空飄著細雨的南京顯得有些冷颼,但民眾不畏寒風和雨水,依然熱情參與「佛光菜根譚
星雲一筆字書法展」開幕式。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陪同江蘇省政協主席張連珍、江蘇省宣傳部部長王燕文等一行人,由佛陀紀念館館長如常法師導覽。

    「星雲大師捐贈北齊佛首合璧入藏儀式暨一筆字書法展」430日下午在河北博物院舉行,兩大活動同時開幕,因緣難得,雖適逢中國「五一」長假,全院人員都為此延後休假。

     此次是星雲大師「一筆字」書法在中國大陸最大規模展出,也是全球巡迴第90場;在佛光山文教基金會與河北博物院共同策畫下,本次共展出近200件大幅近作,包括佛教經偈及大師所作之〈生命之歌〉、〈惜別歌〉等,大師磅礡大氣的筆觸與博物院挑高方正的大空間相呼應,言淺意深的文字內涵撼動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世間一切,皆講因緣。被盜賣往海外的北齊佛首造像,透過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及弟子兩岸穿梭斡旋,結束了二十年漂流,回歸故里,金身合璧。故事尚未結束,由此因緣,河北省草擬重建幽居寺,繼承及發揚河北佛教臨濟宗和趙州禪,並計劃設置戶外歷史人文博物館,法令重光。

    此尊北齊佛陀造像經河北省文物局組織修復後,呈現了完整原貌。佛像頭雕低平磨光肉髻,面相豐滿,雙目微啟,神態安祥;著袒肩袈裟,作說法印,手飾腕鐲,莊嚴渾厚,令人感動不已。據史料記載,一千四百六十年前,北齊皇室貴冑高叡為其亡父母、伯兄、妻及自身功德敬造的釋迦牟尼佛、阿彌陀佛、阿閦佛三尊漢白玉佛像,原供奉於今河北靈壽縣幽居寺內,隨著北齊僅二十八年的國運,幽居寺日漸荒蕪,清代完全廢止。昔日的殿堂建築不存,只剩下一座唐代重修時的磚塔,成為寺院唯一的建築。此磚塔證明幽居寺曾經存在過,是寺院重建的重要因緣。 

         泰國泰華寺住持心定和尚425日在新馬寺與參加水陸法會的信眾開示,人們行三好,能夠讓人生升級,因為每一生的記憶體從心動變成行動,再積存著不同的行為能量,而投到不同的地方,好的記憶內涵投到善處,不好的則投到惡處。 

        心定和尚表示,釋迦牟尼佛為了解除人類的痛苦而出家,每個人在出生時都會嚎啕大哭,彷彿知道未來將承受許多痛苦,這都是因為每個人都有情愛,有愛就有追求,有追求就會造就種種行為,以致不停地輪迴。